洗包包- 河水•井水•自來水
新中國成立的那年,我們家住在阜寧縣城,靠近串場河一條支河,飲的是支河水。河水乾淨倒是乾淨,但有一股澀味,且缸底雜質較多,水缸要經常清洗。淘米、洗菜、洗包包,則直接到河裡去。
我3歲、姐姐9歲那年夏天,姐姐到河邊洗菜,我跟了過去。一個浪頭打過來,我和姐姐都滑到了河裡。姐姐在水里上下扑騰,連呼救命,很快被路人救了上來。姐姐第一句就說:“我弟弟還在河裡。”那時,我已不知去向,幾個人在水里怎麼也摸不到。岸上人越聚越多,驚動了幾十米遠處一條船上正在休息的船家。
每天從早到晚,井邊人來人往,淘米洗菜、洗包包的都有。因為都是搞水利的人家,彼此都很熟悉。那時,父親在江蘇省水利工程總隊任職,十天半個月不回家是常事,我和弟弟都在農村插隊。聽鄰居說,一天早上,他們沒看到媽媽、妹妹到井邊洗臉刷牙、淘米洗菜,也沒聽說她們到什麼地方去。細心人跑到距井約十幾米遠的我家,發現門窗緊閉,敲門無人答應。他用鼻子對著門縫聞聞,煤氣味十分刺鼻,驚呼:“救人啊!”
他一個猛子紮下水,憑經驗用腳在船底下摸,腿被釘子劃破了,血淋淋的,他也不在乎。大約是我命不該絕,終於被他用腳觸摸到,並從船底鉤了出來。
1972年,我家從南京下放到揚州,住在東關街原水利大院(現山陝會館)裡。大院裡有幾十戶人家,飲用的是井水。井水比河水乾淨,水味甘醇,冬暖夏涼,用起來十分舒服。
幾位熱心鄰居將門撬開,只見媽媽、妹妹睡在床上,不省人事,房子裡煤氣味很濃,估計是天氣冷,房間裡生了爐子,又沒有採取通風措施所致。由於搶救及時,措施得當,媽媽、妹妹逃過一劫。
1978年,我們大院修下水道、安裝自來水,鋪水泥方塊路,家家用上了乾淨的自來水;2006年,我們將住房進行了簡單裝修,修建了衛生間,裝上了抽水馬桶。

創作者介紹

學英文,文法學習

duanlian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