胎毛筆-DNA鑑定胎毛筆是噱頭?

最近,家住南寧市錦繡江南小區的盧女士花了近800元錢,委託一家嬰幼紀念品店的業務員將寶寶剛理下的胎髮“寄到北京”製作胎毛筆,然而中間卻產生出一系列疑問。 8月20日,記者在調查南寧市的一些製作胎毛筆的加盟店時發現,該行業背後有著不少亂象。商家宣稱做DNA鑑定可辨別胎毛筆真偽,記者調查卻發現,目前南寧的一些大型醫院及專業司法鑑定中心等機構,還沒有正式對外提供胎毛筆DNA鑑定業務。

 制胎毛筆卻簽寫“攝影合同”
盧女士的寶寶剛滿百日,最近天氣炎熱,寶寶每次吃奶時都滿頭大汗。 8月19日下午,盧女士電話預約了一家嬰幼紀念品店的業務員小楊上門給寶寶理髮。

盧女士說,小楊幫寶寶理完發後,問她是否需要給寶寶製作胎毛筆作紀念。見盧女士感興趣,小楊便拿出隨身攜帶的10多種胎毛筆筆桿樣品,讓盧女士選擇。之後,盧女士選中了每支標價為298元的“紫檀木嵌銀絲長命富貴”這一款,要訂做兩支外加一個筆盒,總價錢為795元。

“我當時沒有細問。”盧女士說,她爽快地交完錢後,小楊便將寶寶剛理下的胎髮裝進了一個小信封中,並在上面寫明了寶寶的姓名、出生年月日等相關資料。然後,小楊給盧女士開了一張收款收據,稱要寄到北京製作,需要兩個月才能領到寶寶的胎毛筆。

盧女士的丈夫傍晚回到家後,發現小楊給盧女士開具的收據“牛頭不對馬嘴”。原來,盧女士明明是要給寶寶製作胎毛筆,但收據名稱竟是“南寧×××專業嬰幼兒攝影合同”,正面註明胎毛筆和木盒的款式、價錢,而背面的協議內容則全部與攝影有關,與胎毛筆製作相關的內容隻字未提。

8月20日上午,記者帶著盧女士的這份收據來到這家嬰幼紀念品店詢問時,自稱是負責人的楊女士解釋說,這是因為業務員手頭與胎毛筆有關的合同用完了,但她沒有向記者展示製作胎毛筆的合同範本。

南寧市古城路有一家經營同類業務的店面,在互聯網上宣稱承攬胎毛筆等嬰幼兒紀念品製作業務。 8月20日上午,記者來到這家店面時,老闆唐某向記者推介了20多種不同材質、款式的胎毛筆筆桿,當中價格最低的也要70多元一支,而高檔材質的需1680元一支。記者發現,這家店面同樣是以攝影合同代替胎毛筆製作合同。

“其實這也就是個憑證,說明我們收了客戶的資料。”唐某說,如果顧客願意,可以在協議上補充與胎毛筆製作相關的協議條款。

 
同行自揭行業亂象

記者在網上查詢到,做胎毛筆需要嚴格的程序,做筆之前必須對胎毛進行消毒、脫脂、防腐等一系列工序處理,然後才能進入製作程序,經過水盆、結頭、車斗、擇筆、刻字等多道流程。 2008年3月9日,瀋陽晚報發表一篇題為《胎毛筆裡摻雜羊毛》的文章,指出目前絕大多數筆廠生產的胎毛筆都摻雜了羊毛,因為摻雜羊毛的胎毛筆只需一半成本,而且所需時間較短——做一支純胎毛筆所需的時間,可製作20支含有羊毛的胎毛筆,純胎毛筆僅風乾就至少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。

位於南寧市白沙大道某小區內的一個嬰幼兒紀念品店在網上稱,製作時間從收到客戶寄來的毛髮之日起,一般在10個工作日內製作完成,並完成發貨。 8月20日中午,記者找到這家店面時,卻發現大門緊閉,而廣告上的手機號碼也顯示停機,因此一時無法了解這家店的相關情況。

不過,位於南寧市新華路的一家全國連鎖加盟店的店員告訴記者,通常標榜5天10天就能製作完成的,很可能是假貨。據她介紹,如果是外地消費者,加上郵寄30天到40天才算是正常的。時間越短問題越多,很可能是用事先就用別人的頭髮製作好的筆頭安上去的。而且,一些廠家為了趕時間,故意偷工減料,減少工序,甚至連最重要的消毒和防腐處理程序也免了,這樣製作出來的胎毛筆保存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變質、腐爛,導致筆頭脫落。

在新華路的這家店,記者問及能否看看其他客戶製作的成品,店員說店裡倒是有一部分客戶的東西,但都鎖在櫃子裡,老闆不在,她沒有鑰匙。

 製筆地點“神神秘秘”

盧女士說,當日下午4時多,她的丈夫曾致電小楊,詢問寶寶的胎髮被郵寄到北京的哪家廠商製作,對方稱這個不便透露。她丈夫請求能與小楊碰個面,要回自己寶寶的胎髮,並支付一定費用,但對方表示已下班,寶寶的胎髮和相關材料已經交到公司,“可能已經讓快遞公司拿走了”。

記者向該紀念品店的楊女士詢問北京廠商的名稱,對方稱這是商業秘密,無可奉告,並且拒絕向記者出示郵寄回執單。記者提出想找老闆談一談,楊女士說她不是老闆,老闆是誰她也不清楚。

古城路那家店面的老闆唐某起初說,因為他們的總店在上海,所以寶寶的胎髮都寄到上海製作。但隨後,記者從他保存的一份郵寄回執單上發現,胎髮寄往的地址是浙江省湖州市善璉鎮的一家筆莊。 “湖州是國內製作毛筆的一個主要產地。”唐某解釋說,由於胎毛筆製作的工序繁雜,南寧還沒有這樣的製作廠商,因此南寧各加盟店都是將胎毛寄到外地製作。

唐某還透露說,他曾以顧客的身份探訪過南寧市的一些製作胎毛筆的加盟店,發現一些加盟店顯得“神神秘秘的”。作為業內人士,他同樣不知道這些競爭對手到底將客戶的胎毛寄到哪裡的廠家製作。
DNA辨真假被疑是噱頭

對於很多父母來說,雖然在委託製作胎毛筆過程中遇到了諸如合同不規範等疑惑,但這些並不是最重要的,最核心的問題是,如何確保寄回來的成品胎毛筆一定是用自家寶寶的胎髮做的呢?

面對這個問題,記者走訪的幾家店舖的工作人員都說,如果家長有疑問,可將胎毛筆拿去做DNA鑑定。不過,對於鑑定費用,他們也說不清要多少。

那麼,對胎毛筆進行DNA鑑定是一件容易的事嗎? 8月20日下午,記者致電廣西醫科大學一附院、自治區人民醫院等醫療機構,醫護人員均稱目前沒有為胎毛筆做DNA鑑定這項業務,也“沒聽說過”。南寧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的一名女民警說,該研究所目前也沒有這種對外業務,因為公安系統內對此還“沒有相應的收費標準,不能開具發票”。這名民警建議記者諮詢面向社會營業的廣西金桂司法鑑定中心。

可是,廣西金桂司法鑑定中心的工作人員也在電話中答复記者,寶寶的胎毛DNA鑑定屬於線粒體DNA鑑定,這在技術上倒是不難,但該中心目前還沒有開展這項業務,“聽說北京上海可以做”。

難道家長們真的要送到北京、上海去作鑑定嗎?這對很多家長來說,顯然不太現實,有市民覺得這不過是噱頭而已。況且,DNA鑑定時不太可能給每根毛髮都做鑑定,如果胎毛筆中摻入了羊毛或其他寶寶的毛髮,也未必能完全查得出來。
 

創作者介紹

學英文,文法學習

duanlian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