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業攝影師艾倫羅斯
艾倫·羅斯(Alan ross)作為世界著名的風光攝影大師與暗房大師,他的經歷,與其他人有一些不太相同。在1974年至1979年間,他曾經是安塞爾·亞當斯的攝影助手,協助亞當斯出版書籍,授課並製作照片。目前,他是唯一的一位獲准製作亞當斯特別紀念版照片的人。在過去的29年中,他使用亞當斯的十分寶貴的原始底片,製作了超過7000張照片。

艾倫·羅斯專注於個人的攝影創作,是在離開亞當斯以後。他的多數成功作品,都是表現風光、靜物和建築的。不同於那些常年堅持固定主題或項目的攝影師,他從不刻意限制自己的思維,而是隨意發揮。底片裡一張靜物接著一張風光是常有的事,正如他自己比喻的“大雜燴”一樣。

羅斯幾乎不拍攝彩色照片,他認為對彩色的掌控比較困難,因為生活中的色彩反饋到每個人眼中是不一樣的,而照片不免受到製作過程的影響。他鍾愛的黑白照片正相反,世界不是按灰度梯度展開的,攝影師就有了最大的空間進行判斷和表達。當然,時下的數碼可以讓你隨心所欲,但是傳統工藝無疑還是黑白攝影的自由度更大。

人們通常會認為照片製作得好等於印製水平高,面對當今社會對攝影的忽略和誤解,羅斯說:“我認為那隻是'記錄現場',而不是攝影師視角的表達。拍攝一幅作品,需要經過我看到某件事物——它引起我的興趣——運用攝影技術——表現我之所見的過程,這與'相機所見'是完全不同的。”

艾倫·羅斯在受到大師影響的同時,也在逐漸形成自己的風格。在美國加州的舊金山,他開設了12年的商業|攝影工作室。 1993年,他搬往聖達菲居住並投入更多精力到個人作品和教學中。他曾受聘於美國銀行和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,同時也受聘於個別客戶,他們包括波音、耐克、IBM和MCI。他的作品,在國際間被廣泛收藏。

雖然很多人不屑於所謂的攝影技術,例如亞當斯的區域曝光法,但是羅斯卻篤信雄厚的技術基礎對創作、創新至關重要。他認為,越了解膠卷、顯影劑、光線等客觀因素,創作過程就會有更大的自主空間,而不是靠機會。胸有成竹總比無知地說“我這張照片的光影棒極了,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,但是真的很喜歡”強多了。羅斯眼中的攝影,是一絲不苟的科學技術支持的藝術形式,而對於科學是來不得半點馬虎的,即使當今仍然有許多東西值得再回頭學習和實踐,一切是為了認知事物到底是怎麼樣的。
艾倫·羅斯作品
他的恩師益友亞當斯,曾受到過近乎苛刻的鋼琴訓練,這也為他養成了一生的良好習慣。直到70歲高齡,亞當斯仍然堅持不懈地實踐再實踐,練習再練習,而且樂在其中。排斥甚至反對技術的人不在少數,羅斯懇切地勸大家:“這是很糟糕的,因為如果你想做一名專業的攝影師,並且服務於媒體,基本上會被要求出示專業認證,至少要懂行。所以我認為了解'工具'非常重要。”
艾倫·羅斯作品

羅斯也拍攝一些攝影師們“拍濫”的題材,比如美國聖路易斯州的一道拱門,連當地專科學校的學生都知道那道門已經有無數人拍過,再拍也沒有什麼新意了。他說自己對這類的潛規則是有免疫能力的,就像面對任何第一次接觸的新事物一樣,拱門就是他一生中見過的最美的建築藝術,於是就會照自己的想法去拍攝。他覺得,個人智慧和水平的結晶終究是自己的,遠勝於觀看別人的。

表達與分享,是羅斯攝影的目的。因此,他“從不把思想藏在盒子裡”故作神秘。相反,他樂於把一些日常司空見慣的事物賦予自己的理解,用攝影的方式呈現給觀眾。 “攝影師必須享受其中,如果你感覺攝影已經像家務事一樣按部就班,那就是說魔法已經開始失靈了。”艾倫·羅斯如是說。

艾倫·羅斯作品

隨著數碼攝影的發展,“技術派”的羅斯,面臨著更多的挑戰。 PHOTOSHOP軟件深受他的喜愛,但他從不用它直接做圖,只是作為輔助的工具之一。他承認計算機與數碼技術已經把攝影提到了一個新的高度,正如他相信不同的相機有不同的作用一樣。對他來說,使用計算機還是35毫米相機並不重要,愛德華·韋斯頓(Edward Weston)就曾調侃說:“照片印在浴室防滑墊上也沒什麼不對,只要能印得上。”關鍵是要有縝密而考究的意圖,羅斯最厭煩漫無目的、任意胡為的“偶得”,他認為那是不能原諒的。
 

創作者介紹

學英文,文法學習

duanlian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